渔场春秋

记:本文写于2008-3月,当时刚在大学呆了半年时光,却已然非常怀旧。山东省2007年高考语文作文题目是“时间的流逝不会使记忆风化”。也许出于对高考语文发挥不利的惨痛记忆(只拿到108分),因此当时就想写写回忆类的文章。主题嘛,就是有关童年——心灵中的净土。

——本文献给童年陪我一起长大的晶晶和宁宁。

我家住在一个渔场里。渔场以前搞集体经济,吃大锅饭,拿国库粮,大家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后来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,渔场也改成了个人承包制,与农田承包到户截然相反的是,渔场从此像大病一场,一蹶不振。我童年的三分之一是在改革的春风吹来之前,在渔场里度过的。

仍记得最热闹的事是大家一起拉网卖鱼:一张又长又宽的大渔网从池子那头拉到这头,鱼儿们便摩肩接踵,挤在了一起。太挤了!鱼儿们你推我攘,鱼尾巴拍打起一连串水花,渔网里便噼里啪啦地响,像开了锅一样。爸爸和别的叔叔阿姨把鱼捞到桶里,再倒进来买鱼的人的袋子、筐子桶或里。这时候,我总盼望着能有条小鱼掉在地上,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把它拿回家养在瓶子里,或干脆在池子边的烂泥里挖一个小水窝,把它放在里面——看它游来游去的姿态,羡慕之极呀。那时候我有两个玩伴:一个是小女孩,比我大几个月,叫晶晶;另一个比我俩都大,也是小女孩,叫宁宁,我喜欢叫她宁宁姐姐,至今如此。我们什么时候碰到一起,就满渔场到处转,或是下棋打牌,爬树爬墙上房……最好玩的是过家家啦!我们到垃圾堆里找些碎碗破勺子烂砖头等“家庭必备物品”,各自建造一个小家,创造出一个小小的三人世界,其乐无穷也!有时候,我们也会借助沙堆,把自己缩小数十倍,在沙子里挖洞穴做房子、垒院墙、铺道路,往往一玩就是半天,常常忘记吃饭,最后是在大人的“武力”逼迫之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自己的“小家”,边吃饭还边担心会不会有人来把它搞坏了……

春天,我们用麦田里的艾蒿编草帽,或用遍地都是的野花做花环戴在头上,便自认为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男孩、小女孩。宁宁还会用槐树的细枝编漏勺,我们就用它来捞池塘里的蝌蚪。可这手艺我和晶晶至今未学到手。宁宁家周围以及西边是成片的桃树,二月的春风吹绿了杨柳,三月的气息便唤醒了桃林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桃花开。”我们在花海里追逐嬉戏,捉迷藏,爬桃树。“人间四月芳菲尽”,当风吹过桃林,落英缤纷的时候,我们看见水沟旁的野草莓,红红的,吃着也是透着甜的。但这比不上宁宁姐家的真草莓。她妈妈经常种些瓜果蔬菜。晶晶的妈妈是小学教师,只摆弄学生。我妈妈则是个“无业游民”——至少在我的记忆中是这样的。宁宁称草莓为“高丽果”,每当听到她喊“高丽果”,我就高兴地流口水——“高丽果”真的是太甜了!

当我们换上凉鞋,知了的噪声在热浪中此起彼伏的时候,我们便意识到可以吃冰棍了。我们到大人那里要5分钱,然后一齐边走边说笑边想象冰棍的美味,到离我们渔场一里地的小村庄里每人买一支5分钱的冰棍,又边走边说笑边品尝冰棍的美味,回到渔场。现在看来整个买、吃冰棍的过程绝对是出汗多于平常,可我们乐意,哪怕为了一支5分钱的冰棍。

因为水源广,我们那里夏天蚊子特多。可是我们3个在一起居然从来不抱怨蚊子,我们接触外界太少,住在一个简直是世外桃源的地方,还不懂得抱怨。

天热的时候,我们会去3个地方找凉快——一个是池梗上的两排大杨树底下,那儿只在早晚有微弱的阳光照射。中午热的时候,烫人的气浪滚滚而来,在经过树房子两侧的水面之后,便自然地冷却下来,吹在人脸上凉丝丝的,第二个是到水渠里,把脚泡进去,呵!“冰凉刺骨”啊。这里水干净,而且水凉丝丝的,因为是刚从地下抽出来的,实乃人间一大享受也!不过这等舒服只能等到大人们抽水灌池子的时候才能享受到。第三个就是下池子了。但并不是所有的池子都可以下的——大人们为了使水变得更肥、更适合鱼儿生长,往池子里倒了很多大粪。我家有一个池子是没有倒大粪的,我们就去那个池子洗澡——那时候我就是不觉得这有何不妥,虽然现在我很可能做不出这种事啦。但是有一次,宁宁被水蛭叮住大腿了,吓得她嚎啕大哭,我们都蹦蹦嗒嗒上了岸,不知所措。幸亏大人们闻声赶来,使劲拍打她的那条水蛭,才把它弄下来。从此,我们就患上了“水蛭恐惧症”,再也不敢下池子洗澡了。

太阳在头顶上烤了我们一个夏天,烤熟了树上的桃子,田野里的玉米;烤枯了地上的花花草草,杨柳的枝枝叶叶。我们在宁宁姐家吃桃子,一起到池边的草丛里、豆田里捉蚂蚱烤来吃。我们一起到西边的山上看山下银光闪动的渔场,看东边阴霾朦胧的沂水县城,看风卷着白云为西下的太阳送别……对童年的我们来说,时间是不会流走的,自己是不会长大的。

但是,时间还是无情地溜走了,我们三个都成了小大人:宁宁已经工作了,晶晶在海洋大学读书,我则就读于五道口理工大学。今年寒假回家,我在青岛下的火车,为的是能与她俩见个面——自从我上了初中,我们就很少见面了。我们在五四广场看海,想起了渔场的桃花海。

——2012年3月于清华园

附:渔场变迁

今天的渔场已经不是十多年前的那个渔场了。不少池塘被填上了土卖给开发商,剩下的池塘还在努力地运作,但据父亲说,维持不了几年了。


2013年3月份的渔场
渔场-摄于2013年3月@山东省沂水县

Share